就向淮安供电公司技术人员咨询

来源:http://www.sxhxf.cn 作者:云南省安宁市倭确幼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- www.sxhxf.cn 2020-08-16 22:52

在泾口镇东的淮流路南边,有一排刚建好两层加阁楼的门面房,门前坑坑洼洼,还没有做好水泥地面。记者依照上面的电话号码打过去,一会儿来了一个姓朱的开发商。他介绍,每套卖19万,是小产权房,现在就能交付。记者问他,你建这样的房子,镇里同意吗?他说,去年9月,他按镇里的要求每间交了一万五千元,一共交了20多万元。记者问他,有没有开票据,上面写的是什么?他说,开了收据,上面写的是“违章建筑拆除保证金”。

有的乡镇部门借小产权房敛财

在流均镇,记者一连见到正在建设的小产权房工地有6处。当地群众还反映,在该镇前哨居委会和溪河村境内的公路两边,建小产权房的现象也比较严重。

记者发现,这幢在建房屋竟离一组高压线很近,就向淮安供电公司技术人员咨询。一位姓陈的工程师介绍,这条高压线目前运行是22万伏,设计负荷是50万伏。按规定,在高压线垂直于地面的水平距离20米内是不准建设住宅的,而这幢在建楼房距高压线垂直水平距离仅10米左右,没有达到安全距离。今年2月才建基础时,电力技术人员就到现场划出禁建红线,随后又下发了《禁止建设告知书》,但开发商仍没有停止建设。

小产权房在加紧“开发”

有关人士分析认为,乱建小产权房本在清理之列,可有的乡镇听之任之,有禁不止,甚至一味地对违章小产权房收费,使之变相合法化。一些政府部门不作为和追逐地方利益,才是小产权房违建难以“刹车”的根本原因。

记者问坐在路边一个40岁左右的男子:“填土干什么?”他回答:“要建三层带门面房的楼房,共80间(套)。”“卖多少钱一套?”他颇热心地介绍:每间3层加阁楼,占地4米宽、12米深,再给4米见方的院子,可以搭建厨房,价格在30万元内,今年底能交付。“外地人能不能买?是什么产权证?”“只要有身份证就能买,是小产权证。”说着,他拿出一个产权证样本来,红壳封面上印着“中华人民共和国房屋所有权证”,只是在“附记”一栏盖了“集体土地”红戳。“你是开发商吗?地是怎么来的?”“我不是,我为老板现场负责,地是向村里买的。”他自称姓何,并告诉了记者手机号,希望买房跟他联系。

高压线禁建范围也敢硬建房

记者最近来到淮安市淮安区淮流路,发现沿途两边在建的和准备建的小产权房有8处之多。记者到分管这一区域的车桥国土资源管理所了解到,它们都没有办理合法手续。而这些违规的小产权房建设背后,还隐藏着乡镇乱收费问题。小产权房似乎成了一棵摇钱树,这也是它禁而不止的原因之一。

在流均加油站对面的流均村9组地界上,有5个相连的工地都在建多层小产权房,其中北边的一幢已建好一层,10多名工人正忙着建第二层。工地前面的工房门口还放着售房广告牌。在现场负责的开发商的儿子小徐介绍,他们建的是五层住宅楼,都是每套130平方米的大套,共20套,每套24万元上下,套型好,想买要早点订。

记者走访发现,在淮流路沿线及流均镇双河村,占用塘面甚至河道建小产权房的现象更多。

在淮流路边的流均镇赵舍村3组的一块地上,正在建一排11间3层楼的门面房,已建好地下车库和第一层,汽车正在运来砖头和石子,准备建第二层。在工地打工的本村农民王师傅对记者说,这是开发商向农户买地建的,给农户每亩5万元,外加树木赔偿费,另外还向村里交每亩2万元。记者以要看房买房为名打了开发商的电话,老板赶来后承认说,这里建的是小产权房,今年6月就能建成,每间卖16.8万元,已卖出4间。为了建这房子,他“今年春节前向镇里交了5万元,最近又交了6万元”。

在淮流路沿线镇任职的一位干部反映,一个镇去年仅收取小产权房开发商的“违章建筑拆除保证金”就有约200万元,这笔费用已成为镇里的小金库。记者还查看了一些镇向小产权房开的收费单,分别有配套设施费、集镇建设费、土地管理费、土地捐款、违章建筑、安全保证金等不同名目,平均每间(套)收费共七八千元至1万元左右,一些票据上盖有“××镇镇村建设管理办公室”的公章,其中还有白条。

4月27日,记者在淮安市淮安区泾口镇看到,自卸卡车在来来往往地向公路边一个大塘里倒土,一台挖掘机在配合着扒土填平。一条300余米长、约20米宽的塘面,已被填掉三分之一。